如何识别不规范的合作社?

目前,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的情况数量庞大,其中不乏以合作社之名进行非法集资的情况,资金链断裂出现跑路、民众上访也已成为地方政府的棘手之事。客观上,合作社信用合作属于新生事物,监管法规处于滞后阶段,给目的不纯者有可趁之机。不少合作社伪装的外衣完全符合政策规范:登记的身份证都用农民、存款都“标识”为股金、支付的利息都“乔装”成分红、也做些农资统购、只要登记入社就是“内部原则”、也有“规范”的章程和“民主”管理制度……
在这些外衣下,我们如果仅仅从国家相关政策法规的文字入手,很难识别那些不规范的合作社。
但是,如果我们总结那些跑路的非法合作社,不难发现,其实我们可以从其他的角度来识别不规范的信用合作,他们具有以下特征:
1.资金大额流向非农领域,比如房地产。不规范的合作社发起人,不懂得合作社信用合作的优势在于开展“小额、分散”的农村金融服务,而是急功近利把资金大额投入到类似于房地产行业的非农产业。随着近两年整体经济形势的下滑,很多行业资金链断裂,导致合作社连锁反应。规范的合作社,坚持服务三农,资金小额分散。
2.合作社核心控制人的生活出现挥霍奢侈行为。不规范的合作社发起人,一旦进入信用合作领域,通常会把社员资金用于购买个人的奢侈消费,比如名牌服装、手表、汽车等。规范的合作社发起人,了解合作社股金的来源和规范的去向,个人生活中规中矩。
3.通过各种高额的收益承诺来诱惑农户存款,并且高来高走。不规范的合作社,不从服务农户入手,不做团结农户的工作,仅仅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吸引农民存款,高收益诱惑包括短期的实物馈赠和高利息收入。为了消化资金的高成本,不得不高利息放贷,而高利息贷款通常意味着高风险。相反,规范的合作社,扎根农村,社员对合作社信任度高,入股合作社的收益哪怕与银行相差无几,农户也愿意加入合作社。
4.跨地区经营。不规范的合作社,把合作社搞成“跨区域连锁企业”,到外县、外省发展业务,一方面当地社员群众基础差,一方面跑路动机强。规范的合作社,坚持县域范围内本土经营,当地社员基础好,跑路动机弱。

近期,多地农民合作社曝出跑路潮。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管,部分农民合作社通过高息吸收农民资金,在资金链断裂后出现跑路现象。近日,河北邯郸市政府就以打击非法集资为名,拘留了一批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对跑路的合作社进行立案侦查。

针对上述现象,日前,财政部、农业部、国家发改委等九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引导和促进农民合作社规范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
《意见》),其中明确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严禁对外吸储放贷,严禁高息揽储。”

三农问题学者李昌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现在合作社跨区县经营,无法监管也无法防范风险,“应该优先并扶持发展兼顾养老功能的村社内置金融,内置金融的合作社资金只能在村内运行,只能一村一个合作社,且村社一体。”

部分合作社参与民间集资

如何识别不规范的合作社?。九部委的《意见》指出了未来农民合作社的主要目标,即经过5年的努力,农民合作社规模扩大、成员数量增加,运行管理制度比较健全,“力争70%以上的农民合作社建立完备的成员账户、实行社务公开、依法进行盈余分配,县级以上示范社超过20万家。”

在河北省邯郸市及周边各县,近年来农民合作社林立。公开报道显示,邯郸各类注册的合作社上千家,其中不少合作社具有资金互助功能,并逐渐形成龙头合作社。

记者在当地了解到,这些龙头合作社大多都是在县城注册,有些注册资金高达几百万元,形成
“总社—分社—代办点”三级架构。部分合作社向农民发展资金业务,流动的代办业务遍布全县,有的甚至跨县跨省经营,最终资金一级一级流向总部。

今年5、6月份,时值农民夏播买种之际,但邯郸多地农民发现自己存在合作社的资金无法提取,继而传出合作社社长跑路、资金链断裂等问题。7月初,《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河北邯郸广平县伟光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跑路卷走资金1.4亿余元、馆陶正信合作社卷走资金1.24亿元和临漳俊红食用菌合作社跑路,3000万元农民资金无法兑付。由于这些都是当地的龙头合作社,其法人代表的跑路引发其他合作社跟风,很多合作社无法提取资金。邯郸市政府将这些合作社的行为定性为非法集资。

近日,邯郸市政府通报了打击非法集资案件统一行动战果,其中多家农民合作社上榜,包括馆陶县保丰棉花种植专业合作社、邯郸市庆新种植专业合作社等。肥乡县三村喜大田种植专业合作社的法人代表人已被刑事拘留。另外临漳县俊红食用菌专业合作社已立案。

九部委《意见》称,近年来,农民合作社快速发展,在建设现代农业、促进农民增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发展过程中,一些地方重数量、轻质量,一些合作社有名无实、流于形式,制约了农民合作社作用的充分发挥。

针对合作社参与民间集资的问题。上述《意见》称,将稳妥开展信用合作,“农民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必须经有关部门批准,坚持社员制封闭性、促进产业发展、对内不对外、吸股不吸储、分红不分息的原则,严禁对外吸储放贷,严禁高息揽储。”

《意见》还要求,各地要落实对农民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的监管责任,加强风险防控;对违反信用合作基本要求涉嫌非法集资的,依法进行处理和集中清理,对涉嫌严重违法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未落实监管责任、明确监管部门、建立监管制度的,停止审批。$pager$

合作社存监管漏洞

尽管类似规范农民合作社的政策早已有之,但实际合作社的非法集资仍存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有些跨村跨县经营的合作社,只要农民参与储蓄就是社员,合作社颁发的凭证不是存折,而是股金证,资金回报不叫利息而是分红。这就规避了“合作社对内不对外,吸股不吸储、分红不分息”等法律约束。

一名地方官员表示,合作社开展金融业务是非法的,但按照合作社规定,合作社成员出资、开展资金互助这类的信用合作并不违法,“合作社不会说自己是非法集资,而是说这是社员还返物资,购买化肥用的资金,非要等出事才知道。”

事实上,邯郸等地龙头合作社确实存在合法的外衣,像馆陶县的正信合作社,在社员存放资金后,他出具的都是社员股本证明,而且会给社员返还些种子肥料等。

目前,农民合作社的监管主要在工商局、农业局、农委等。银监会理应对开展信用业务的合作社有监管职责,但地方银监局往往以合作社没有金融牌照为由拒绝监管,而工商、农业等部门只有注册、业务指导方面的工作,无信用监管方面的职责,这使得农民合作社存在巨大的监管漏洞。

在监管漏洞下,大型农民合作社的资金去向成谜。按理说,合作社的资金来自于社员,也应该贷给社员,但是在各种诱惑下,合作社的资金并没有真正用于农业,有的甚至进入房地产等行业。一旦投资的项目失败,本金就难以回收,整个合作社面临崩盘的风险。

由于近期农民合作社各类经济案件频发,三农学界开始设计新型资金互助合作社。近日,珠海成立了一家名为
“斗门区新济水产专业合作社”,这是当地第一家具有内置金融性质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通过该合作社开展社员内部封闭性贷款,以资金合作带动养殖户
“全过程参与”和“全要素合作”,从而增强农户与市场的对接和谈判能力,这种合作社涉及的资金主要在村社内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