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海洋污染魔咒“逼迫”网箱养殖“拆迁”进深海

海洋财富网综合消息在湛蓝的水天交接处,一条长达几公里长的海上网箱随着波浪起伏,用浮筒固定的网箱内鱼儿跳跃,浮筒的夹板旁还竖着路灯,甚至海上木板房内还有近一米高的大狼狗看门。十多年以来,茂名市电白县水东湾的几百名养殖户在海上勾勒出一道独特的景观。

&nbsp □茂名电白水东湾500养殖户即将“被搬迁”,原来每年上亿产值可能从此不再
□陆源污染与养殖污染谁是真凶争执不下,养殖户不愿背污染“罪名”大声叫冤
○海湾和河口由于具有天然屏障的功能,因此既是鱼类繁衍生存的重要场所,又是人类开发强度最大的海域。受人类开发力度的加大和海洋污染的加重,各大海湾及河口开始出现生态恶化的现象
○大亚湾海域的鱼类原来大概有400多种,目前鱼类种数虽保持不变,鱼类的生存范围却锐减,这与地方政府大力发展核电和工业,由此造成近海水温上升的“热污染”无不关系
○所谓“条条江河通大海”,80%—90%的污染都从陆路过来,现在很多地方的污水都不达标,甚至排污厂排出的水都不达标。此外,养殖密度过大造成的污染也开始日益严重
在湛蓝的水天交接处,一条长达几公里长的海上网箱随着波浪起伏,用浮筒固定的网箱内鱼儿跳跃,浮筒的夹板旁还竖着路灯,甚至海上木板房内还有近一米高的大狼狗看门。十多年以来,茂名市电白县水东湾的几百名养殖户在海上勾勒出一道独特的景观。
不知从哪年起,水东湾的水开始带有浓浓的恶臭味,特别是在靠近东湖的红树林一带,浑浊的海水夹杂着塑料袋、玻璃瓶、破衣服等海上垃圾,一条原本风景如画的红树林带,成为当地居民惟恐避之不及的“垃圾箱”。
当听说今年内,网箱养殖可能由于污染问题而面临“拆迁”的命运时,岳小峰头摇得像拨郎鼓,“那怎么行!污染主要是由工业和生活污水造成的,为什么要养殖户搬走?”在岳小峰看来,水东湾污染的“罪名”让养殖户来背实在有些冤枉。
岳小峰是一家大型水产养殖的老板,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水东湾靠网箱养水产为生,现在网箱已达300多个,年产殖达五六百万元。目前,电白县像岳小峰这样的近海水产养殖户已有500余户,每年带动地方产值上亿元,水产品除满足茂名市场外,还远销深圳、香港、澳门等地。
但海上污染如同一个“魔咒”侵蚀着广东的各个海域,水东湾也在演绎着生态变迁。当地有关部门意欲通过海上养殖“拆迁”的方式,将近海养殖搬至深海养殖,来重获水东湾的纯净,人们对污染的罪魁祸首到底是来自陆源污染还是海上养殖的讨论逐渐升温。
茂名海上养殖“拆迁”引发争议
近海养殖加上鱼苗,每个网箱的成本在6000元左右,如果真要搬到深海养殖,每个网箱成本将达到38万—40万元,一下子增长六七倍,谁吃得消呀。
据了解,2009年,茂名水产养殖总面积达55万亩,养殖产量61万吨,其中海水养殖面积接近一半,达24万亩;产量40万吨,约占总产量的2/3。海水养殖以海上网箱养鱼为主,并且集中在水东湾和博贺湾等风浪较小的海区。
根据茂名市海洋与渔业局提供的数据,水东湾共有网箱养殖户500多户,共计1.5万个网箱,围垦养殖421公顷,围网养殖147公顷。由于电白县人口密集,陆源污染严重,加上海湾内风浪小,水体交换能力差。基于这些原因,当地政府部门意欲近期对水东湾的水产养殖进行“全面清理”。
海上养殖“拆迁”,意味着500多个养殖户的网箱要搬到距离海岸更远的地方去养殖,高额的搬迁成本、不确定的养殖环境,这几乎是每个养殖户都不愿看到的情景。
“目前近海养殖加上鱼苗每个网箱成本在6000元左右,如果真要搬到深海养殖,每个网箱成本将达到38万至40万元之间,一下增长六七倍,谁吃得消呀”,岳小峰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
记者随机走访了几个养殖户,与岳小峰的反应一样,被访的水产养殖户表示,他们在水东湾弄十几个网箱,一般可以养活一家老少,如果搬迁到深海处养殖,他们无力承受骤然上升的成本,家庭的经济来源将彻底断了着落,这让他们忧心忡忡。
岳小峰表示,其实与其他许多沿海养殖区域的水质比起来,茂名水东湾的水质状况“只会好不会差”,但其他养殖区并没有听说要养殖户“拆迁”的消息。未来水东湾一旦真的“全面清理”,当地500多水产养殖户的出路在哪里,岳小峰表示悲观。
据了解,广东近海养殖场相对多的地方有:粤西的湛江、茂名、江门一带,粤东的汕尾、汕头、潮州一带,以及粤闽交界的台湾浅滩一带,而随着海洋污染的加深,珠江口一带已经开始“荒漠化”了。业内专家表示,目前广东深水网箱养殖尚在试验阶段,但大面积推广还未完全推行,这让岳小峰心底还保留着一些希望。
陆源排污与养殖污染:孰轻孰重?
水东湾周边虽然建有大量的生活污水处理厂,但由于新建生活污水处理厂有财政补贴,但使用时并没有补贴,因此,当地居民“愿建不愿用”,周边大部分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便径直排入海湾。
与茂名水东湾一样,目前广东许多沿港城市的近海养殖业都可能面临着由近海向深海搬迁的问题。陆地排污与养殖本身造成的污染,到底孰轻孰重?民间人士与地方政府部门说法莫衷一是。
茂名海洋与渔业部门的一位姓张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与工业排污造成的重金属与无机物污染不同,养殖本身由于要投放大量的饲料并沉入海底,加上鱼虾类排放的粪便,造成有机物的污染容易导致海水“富营养化”。
海水“富营养化”导致鱼虾发病率高。自2007年以来,几乎每年3—4月份就发生一次刺激隐核虫病,网箱内鱼虾大片大片死亡,养殖户损失严重者逾100万元,甚至导致一些养殖户破产。
上述姓张的工作人员表示,对于频频发生的“小瓜虫病”,他们也曾请中山大学的专家前来“诊断”,专家排除了重金属与无机物污染导致鱼虾死亡的可能。此外,2009年水东湾养殖区的监测结果表明,养殖区的水质为“及格”,但水体属于富营养型,水质污染因为粪大肠菌群和活性磷酸盐,沉积物质的主要污染则为粪大肠菌群和石油类。
面对这一状况,姓张的工作人员表示,“最理想的养殖还是深水网箱养殖,珠海、厦门也进行了类似由近海到深海的搬迁,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与当地海洋与渔业部门的说法不同,岳小峰认为,和工业及生活污水造成的影响相比,养殖本身造成的污染只能说是“微乎其微”。其中,单是电白县周边的生活污水排入海内就十分惊人,更不用说工业区和开发区内存在大量化工企业的排污。
根据2009年茂名市海洋环境质量公报,2009年纳入监测的排污口有7个,全年污水入海量达605万吨,排入电白森高和电白海淀的污水便占排放总量的1/3。此外,2009年纳入监测的污染物入海量为1395吨,尽管污染物入海量比2008年有小幅减少,但悬浮物和总磷所占比例都有所增加。
另据茂名一个不愿具名的居民透露,水东湾周边虽然建有大量的生活污水处理厂,但由于新建生活污水处理厂有财政补贴,但使用时并没有补贴,因此,当地居民“愿建不愿用”,周边大部分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便径直排入海湾,这一定程度上也造成海水的“富营养化”。
广东海洋污染开始殃及“池鱼”
海洋污染正从珠三角开始向东西两翼扩张。珠江口已经再也找不到对虾,珠江口中华白海豚保护区白海豚死亡趋多,事实上,茂名的近海污染仅仅是全省海洋污染的一个缩影。根据2009年全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近岸海域中度污染以上的海域面积比例比上年增加了16.3%,珠江口等近岸水域开始逐步“沦陷”。目前,海洋污染正从珠三角开始向东西两翼扩张。
以前,珠江口属于鱼类繁多的生态区,比如珠江口的对虾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还大量存活,但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则明显衰退,后来随着污染的加重,珠江口已经再也找不到对虾。
1999年10月成立的珠江口中华白海豚自然保护区,于2003年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也存在不乐观的情形。近几年的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保护区共发现2头白海豚死亡,2007年发现7头白海豚死亡,2008年也发现5头白海豚死亡。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中心研究员李辉权表示,海湾和河口由于具有天然屏障的功能,因此既是鱼类繁衍生存的重要场所,又是人类开发强度最大的海域,种植、养殖、港口,以及一些工业区的建设等,无一不依托海湾和河口而兴建起来。
受人类开发力度的加大和海洋污染的加重,各大海湾及河口开始出现生态恶化的现象。以前珠江口一平方公里的鱼类资源保有量大概为1000公斤,目前只有200—600公斤。2006年,李辉权在珠江口的一次调研中,本想网一些鱼看看生存状况如何,但一网撒下去,拖起来一看“发现没有一条鱼,全是垃圾袋”,这让李辉权犹为难忘。
大亚湾海域的鱼类原来大概有400多种,目前鱼类种数虽保持不变,鱼类的生存范围却锐减,这与地方政府大力发展核电和工业,由此造成近海水温上升的“热污染”无不关系。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资源环境管理处处长刘思远表示,所谓“条条江河通大海”,80%—90%的污染都从陆路过来,现在很多地方的污水都不达标,甚至排污厂排出的水都不达标。此外,养殖密度过大造成的污染也开始日益严重。
业内专家表示,无论是陆源污染还是养殖本身造成一定的海水“富营养化”,海洋污染正让生态环境受到挑战却是不争的事实。当人们因为追逐眼前的经济利益而牺牲海洋生态时,将来受影响的不仅仅是近海的“池鱼”,更有可能的是生活在陆地上的居民。
记者&nbsp彭国华&nbsp李文才&nbsp实习生&nbsp郑骙&nbsp茂名报道

3522vip.com 1

不知从哪年起,水东湾的水开始带有浓浓的恶臭味,特别是在靠近东湖的红树林一带,浑浊的海水夹杂着塑料袋、玻璃瓶、破衣服等海上垃圾,一条原本风景如画的红树林带,成为当地居民惟恐避之不及的“垃圾箱”。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港湾网箱养殖政策风险加大,电白打响近海养殖污染整治第一枪8月20日,广东省电白县陈村镇网箱养户李明湘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出示了一张当地县政府通告的复印件。根据通告要求,他要在明年6月30日之前自行将位于该县水东港的网箱拆除清理。“养了十几年鱼,现在要拆掉网箱,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养,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李明湘困惑彷徨,与之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水东港500多户网箱养殖户。养户拒不拆迁让李明湘等养户烦恼的通告,是今年6月28日电白县发出的《关于清理整治水东湾海域用海设施及构筑物的通告》。《通告》指出:为了进一步规范水东湾开发利用程序、保障航行安全、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科学利用水东湾海域资源、确保水东湾的可持续发展,县政府决定收回海域使用权。而清理整治的范围主要是水东湾口门以内的电白县辖区海域,网箱养殖、围坝养殖、滩涂养殖、底播养殖等养殖设施及构筑物是重点整治清理对象。清理整治工作分为两期。属于第一期整治范围的网箱养殖户,应在通告发布之日起30日内自行清理自己的海产品并拆除养殖设施及构筑物,第一期清理整治的截止时间为2010年7月28日。“现在还没有养殖户与政府签订拆除网箱协议。”陈村镇网箱养户陈木笋三兄弟共有70口网箱,均属于第一期清理整治范围。尽管已超过拆除最后期限大半个月,但“仍没有人愿意拆除网箱。”李明湘的80多口网箱属于第二期的清理整治范围,尽管离拆除期限还有一年多,但他对第一期的网箱拆除进展很关注。“第一期网箱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没有养户自行拆除网箱的说法,也得到电白县水东湾清理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工作人员的证实。他说,在第一期的清理整治中,涉及的网箱养户共有130多户,“由于网箱养殖历史复杂,现在水东湾的拆除清理工作并不顺利。”补偿低无安置“网箱养殖投入巨大,拆除网箱的补偿实在太少,我们接受不了。”陈木笋拿出《电白县水东湾海域清理拆除养殖设施及构筑物补助办法》,指着相关条款说,“一口网箱才补2500元,一半本钱都收不回。”《补助办法》第二条规定:水东湾清理整治执行的网箱养殖拆除补助标准,是在《电白县海域养殖场拆除补偿暂行办法》规定拆迁费每箱1500元的基础上,每口网箱增加种苗补助费1000元,每口网箱共计补助2500元。陈木笋说,每口网箱的基础设施投入都超过6000元。如果拆除卖掉,还卖不到3000元,加上网箱养户要支付船只搬运费和人工费,“算下来,2500元的补偿根本不够用,我们亏得太多。”他还反映,有一位养户曾在海南从事网箱养殖,也遭遇过政府拆迁,但补偿的金额远比电白县高。“拆除的时间也太紧,通告发出距离拆除最终期限,只有一个月,我们根本处理不了这么多鱼。”当地另一位网箱养户李英干说,一口网箱内,多则有鱼数千条,少的也有数百条。“平均每个养户有50多口网箱,几十万斤鱼。这么短的时间,不要说卖,即使送亲戚朋友也送不完。”“现在网箱内多数鱼都达不到上市规格,即使有人收购,也只能亏本甩卖。”陈木笋说,网箱养殖周期较长,“像石斑鱼,至少得养两年,横跨三个年度。”当地养户为了保证每年都有鱼卖,会将网箱分成三批,分别养殖不同规格的鱼。换言之,如果今年拆除网箱,一般只有1/3的鱼能达到上市规格。“鱼不够上市规格,收购商根本不愿意收。”陈木笋反映,“现在我每个月的饲料费用都超过2万元,3年的饲料、苗钱已超过100万元。如果把鱼卖掉,不但不赚钱,还要亏20多万。”他建议,真要拆掉网箱,最好能推迟拆除期限,让养户少亏点。“拆掉网箱,我们以后的生计怎么办?”与亏本卖鱼相比,李明湘更担忧今后的生活来源。早在1993年,他就开始在水东港用网箱养殖各种鱼类,至今已有17年。他回忆,最初养殖网箱的时候,码头只是由一些大石头垒砌而成,破破烂烂,“到了1998年才开始用水泥修整。”绝大部分养户平日的生活开支,均来自网箱养殖。除了养鱼,他们再无其他技能。李明湘介绍,现在的网箱养殖户以前都是出海捕捞的渔民,随着沿海渔业资源不断减少,捕捞无法维持渔民的生活。当时政府为解决这部分渔民的生活出路,号召他们从事网箱养殖。“为了建网箱,大家通过卖船、向亲戚朋友借钱,东拼西凑才筹到资金。如今要拆掉网箱,我们上岸后能做什么?”李明湘曾向政府部门问起网箱拆除后养户的安置事宜,但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港湾养殖政策风险预警带着养殖户的诸多诉求,8月24日,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电白县水东湾清理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一蔡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生活污水、工业污水、养殖污水常年排入水东湾,港口海水富营养化严重,近几年病害频频发生,“每次都会出现大片死鱼。”根据2009年茂名市海洋环境质量公报,茂名2009年纳入监测的排污口有7个,全年污水入海量达605万吨,排入电白森高和电白海淀的污水占排放总量的1/3。此外,2009年纳入监测的污染物入海量为1395吨,尽管污染物入海量比2008年有小幅减少,但悬浮物和总磷所占比例都有所增加。事实上,茂名的近海污染仅仅是全省海洋污染的一个缩影。根据2009年全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近岸海域中度污染以上的海域面积比例比上年增加了16.3%,珠江口等近岸水域开始逐步“沦陷”。目前,海洋污染正从珠三角开始向东西两翼扩张。蔡姓工作人员表示,清理整治水东湾就是为了让水东湾有更好的发展,“只有水东湾发展了,才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他强调,目前在水东港,绝大部分网箱养殖户都没有《海域使用证》和《滩涂水域养殖使用证》等合法有效证件。因此,与海域被征收相关的安置费、土地补偿费、青苗费等,从法律层面讲,网箱养户都不能获得。他们能获得的,只有拆迁补偿费。他认为,这次拆迁补偿标准是根据相关政策规定,并经过县政府10多次开会讨论制定出来的,符合电白县的经济发展情况,“是比较合理的。”目前广东省并没有统一的海域清理拆除养殖设施补助标准,因此只能参照当地的相关标准。对于要获得更多补偿,必须拥有《养殖证》的说法,李明湘反驳说:“不是我们不愿意办,而是政府不愿意核发。”他反映,这两年他都去申办了《海域使用证》和《滩涂水域养殖使用证》,“但有效期只有一年,每年年底都要重新申办。”2009年12月25日,他去政府部门咨询能否申办养殖相关证件。“当时的工作人员说可以,可12月30日我拿着证件去办理时,他们就不让办了。”李明湘说,当时工作人员告诉他,不让办证是上面的意思,“现在基本所有养户都没有有效的养殖证件。”事实上,水东湾的网箱拆迁有着更大的现实背景。港湾网箱养殖的局限性和种种弊端,目前已成为制约网箱养殖发展的瓶颈。为减少环境污染,持续发展网箱养殖,近年来,广东省各市渔业相关部门已制定出台了一些养殖规划。如湛江,2008年11月开始实施《湛江市水域滩涂养殖规划》,湛江各港口海湾进行功能细化分区,包含预留区、生态保护区、港口、旅游用海、人工鱼礁、增殖区、防护林等。随着近海环保战的深入开展和广东海洋战略的不断推进,港湾网箱养殖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政策风险。

当听说今年内,网箱养殖可能由于污染问题而面临“拆迁”的命运时,岳小峰头摇得像拨郎鼓,“那怎么行!污染主要是由工业和生活污水造成的,为什么要养殖户搬走?”在岳小峰看来,水东湾污染的“罪名”让养殖户来背实在有些冤枉。

岳小峰是一家大型水产养殖的老板,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水东湾靠网箱养水产为生,现在网箱已达300多个,年产殖达五六百万元。目前,电白县像岳小峰这样的近海水产养殖户已有500余户,每年带动地方产值上亿元,水产品除满足茂名市场外,还远销深圳、香港、澳门等地。

但海上污染如同一个“魔咒”侵蚀着广东的各个海域,水东湾也在演绎着生态变迁。当地有关部门意欲通过海上养殖“拆迁”的方式,将近海养殖搬至深海养殖,来重获水东湾的纯净,人们对污染的罪魁祸首到底是来自陆源污染还是海上养殖的讨论逐渐升温。

茂名海上养殖“拆迁”引发争议

近海养殖加上鱼苗,每个网箱的成本在6000元左右,如果真要搬到深海养殖,每个网箱成本将达到38万—40万元,一下子增长六七倍,谁吃得消呀

据了解,2009年,茂名水产养殖总面积达55万亩,养殖产量61万吨,其中海水养殖面积接近一半,达24万亩;产量40万吨,约占总产量的2/3。海水养殖以海上网箱养鱼为主,并且集中在水东湾和博贺湾等风浪较小的海区。

根据茂名市海洋与渔业局提供的数据,水东湾共有网箱养殖户500多户,共计1.5万个网箱,围垦养殖421公顷,围网养殖147公顷。由于电白县人口密集,陆源污染严重,加上海湾内风浪小,水体交换能力差。基于这些原因,当地政府部门意欲近期对水东湾的水产养殖进行“全面清理”。

海上养殖“拆迁”,意味着500多个养殖户的网箱要搬到距离海岸更远的地方去养殖,高额的搬迁成本、不确定的养殖环境,这几乎是每个养殖户都不愿看到的情景。

“目前近海养殖加上鱼苗每个网箱成本在6000元左右,如果真要搬到深海养殖,每个网箱成本将达到38万至40万元之间,一下增长六七倍,谁吃得消呀”,岳小峰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

记者随机走访了几个养殖户,与岳小峰的反应一样,被访的水产养殖户表示,他们在水东湾弄十几个网箱,一般可以养活一家老少,如果搬迁到深海处养殖,他们无力承受骤然上升的成本,家庭的经济来源将彻底断了着落,这让他们忧心忡忡。

3522vip.com,岳小峰表示,其实与其他许多沿海养殖区域的水质比起来,茂名水东湾的水质状况“只会好不会差”,但其他养殖区并没有听说要养殖户“拆迁”的消息。未来水东湾一旦真的“全面清理”,当地500多水产养殖户的出路在哪里,岳小峰表示悲观。

据了解,广东近海养殖场相对多的地方有:粤西的湛江、茂名、江门一带,粤东的汕尾、汕头、潮州一带,以及粤闽交界的台湾浅滩一带,而随着海洋污染的加深,珠江口一带已经开始“荒漠化”了。业内专家表示,目前广东深水网箱养殖尚在试验阶段,但大面积推广还未完全推行,这让岳小峰心底还保留着一些希望。

陆源排污与养殖污染:孰轻孰重?

水东湾周边虽然建有大量的生活污水处理厂,但由于新建生活污水处理厂有财政补贴,但使用时并没有补贴,因此,当地居民“愿建不愿用”,周边大部分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便径直排入海湾

与茂名水东湾一样,目前广东许多沿港城市的近海养殖业都可能面临着由近海向深海搬迁的问题。陆地排污与养殖本身造成的污染,到底孰轻孰重?民间人士与地方政府部门说法莫衷一是。

茂名海洋与渔业部门的一位姓张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与工业排污造成的重金属与无机物污染不同,养殖本身由于要投放大量的饲料并沉入海底,加上鱼虾类排放的粪便,造成有机物的污染容易导致海水“富营养化”。

海水“富营养化”导致鱼虾发病率高。自2007年以来,几乎每年3—4月份就发生一次刺激隐核虫病,网箱内鱼虾大片大片死亡,养殖户损失严重者逾100万元,甚至导致一些养殖户破产。

上述姓张的工作人员表示,对于频频发生的“小瓜虫病”,他们也曾请中山大学的专家前来“诊断”,专家排除了重金属与无机物污染导致鱼虾死亡的可能。此外,2009年水东湾养殖区的监测结果表明,养殖区的水质为“及格”,但水体属于富营养型,水质污染因为粪大肠菌群和活性磷酸盐,沉积物质的主要污染则为粪大肠菌群和石油类。

面对这一状况,姓张的工作人员表示,“最理想的养殖还是深水网箱养殖,珠海、厦门也进行了类似由近海到深海的搬迁,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与当地海洋与渔业部门的说法不同,岳小峰认为,和工业及生活污水造成的影响相比,养殖本身造成的污染只能说是“微乎其微”。其中,单是电白县周边的生活污水排入海内就十分惊人,更不用说工业区和开发区内存在大量化工企业的排污。

根据2009年茂名市海洋环境质量公报,2009年纳入监测的排污口有7个,全年污水入海量达605万吨,排入电白森高和电白海淀的污水便占排放总量的1/3。此外,2009年纳入监测的污染物入海量为1395吨,尽管污染物入海量比2008年有小幅减少,但悬浮物和总磷所占比例都有所增加。

另据茂名一个不愿具名的居民透露,水东湾周边虽然建有大量的生活污水处理厂,但由于新建生活污水处理厂有财政补贴,但使用时并没有补贴,因此,当地居民“愿建不愿用”,周边大部分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便径直排入海湾,这一定程度上也造成海水的“富营养化”。

广东海洋污染开始殃及“池鱼”

海洋污染正从珠三角开始向东西两翼扩张。珠江口已经再也找不到对虾,珠江口中华白海豚保护区白海豚死亡趋多,

事实上,茂名的近海污染仅仅是全省海洋污染的一个缩影。根据2009年全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近岸海域中度污染以上的海域面积比例比上年增加了16.3%,珠江口等近岸水域开始逐步“沦陷”。目前,海洋污染正从珠三角开始向东西两翼扩张。

以前,珠江口属于鱼类繁多的生态区,比如珠江口的对虾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还大量存活,但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则明显衰退,后来随着污染的加重,珠江口已经再也找不到对虾。

1999年10月成立的珠江口中华白海豚自然保护区,于2003年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也存在不乐观的情形。近几年的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保护区共发现2头白海豚死亡,2007年发现7头白海豚死亡,2008年也发现5头白海豚死亡。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中心研究员李辉权表示,海湾和河口由于具有天然屏障的功能,因此既是鱼类繁衍生存的重要场所,又是人类开发强度最大的海域,种植、养殖、港口,以及一些工业区的建设等,无一不依托海湾和河口而兴建起来。

受人类开发力度的加大和海洋污染的加重,各大海湾及河口开始出现生态恶化的现象。以前珠江口一平方公里的鱼类资源保有量大概为1000公斤,目前只有200—600公斤。2006年,李辉权在珠江口的一次调研中,本想网一些鱼看看生存状况如何,但一网撒下去,拖起来一看“发现没有一条鱼,全是垃圾袋”,这让李辉权犹为难忘。

大亚湾海域的鱼类原来大概有400多种,目前鱼类种数虽保持不变,鱼类的生存范围却锐减,这与地方政府大力发展核电和工业,由此造成近海水温上升的“热污染”无不关系。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资源环境管理处处长刘思远表示,所谓“条条江河通大海”,80%—90%的污染都从陆路过来,现在很多地方的污水都不达标,甚至排污厂排出的水都不达标。此外,养殖密度过大造成的污染也开始日益严重。

业内专家表示,无论是陆源污染还是养殖本身造成一定的海水“富营养化”,海洋污染正让生态环境受到挑战却是不争的事实。当人们因为追逐眼前的经济利益而牺牲海洋生态时,将来受影响的不仅仅是近海的“池鱼”,更有可能的是生活在陆地上的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