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将打造科技创新城

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关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力推进科技创新的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国家批复的山西综改试验总体方案中“启动建设太榆科技创新产业集聚区”的任务要求,山西省决定建设山西科技创新城(以下简称“科创城”)。

2014年,在以创新驱动和低碳发展为内涵的
131总体构架之下,山西将掀起新一轮科技创新热潮,驱动山西由煤老大向煤科老大快速转型,在转型综改攻坚年,山西产业结构依托科技创新将迎来破茧化蝶。
马年伊始,冠誉山西硅谷之称的山西科技创新城,征地、拆迁、项目遴选等各项工作紧锣密鼓有序铺开,核心区建设近期将全面启动。该项工程是山西实现创新驱动和低碳发展
131总体构架的战略支撑项目,将优先布局建设煤机装备、煤化工、煤层气、煤焦化、煤基新材料、低碳科技等一批顶尖研发机构,该项目的启动标志着131总体构架由论证进入实施阶段。建成后,山西科技创新城将定位为山西的科技特区和人才特区,中国的煤基科技及产业创新高地,世界煤基科技成果和项目的重要集聚中心,成为山西首个获得多项配套政策支持的综合性科研项目孵化基地。
长期以来,煤炭是中国的主体能源和重要的工业原料,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在60%以上。在山西,煤炭工业利润占山西工业利润的比重一直在80%左右,一煤独大的工业经济格局,导致山西工业经济抗风险能力差。在煤炭黄金十年结束后,包括产煤大省山西在内的我国煤炭行业步入相对微利时代。
据统计,2013年山西的煤炭产能再创历史新高,数据显示山西达到了9.6亿吨,但全省煤炭的综合售价每吨下降了206元,山西省煤炭工业实现利润329.6亿元,占全省比重降至60.2%,达到5年来的最低水平;2013年,山西煤炭工业投资出现近年来的首次大幅下降,数据显示,山西煤炭工业投资完成1165.8亿元,同比增速由上年增长8.5%,变为下降13.8%;与此同时,2013年山西煤炭工业亏损加重,数据显示,山西省煤炭工业亏损面近43%,全省煤炭工业亏损企业达526户,亏损额达到169.6亿元,同比增长近五成。
煤炭行业持续低迷使山西经济上下游产业链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改变过黑超重的工业结构,对于消化煤炭过剩产能和应对环保刚性约束,具有重要的双重战略意义。要破解这一难题,重要途径就是发展现代煤化工,加快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改变煤的功能由燃料向原料转变,变输煤
、输电为输油、输气。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参加山西代表团审议时,一阵见血为山西转型发展指明出路,他说山西是重要的能源资源基地,要用好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这个平台,促进经济结构由重转轻、发展方式由粗转精,发挥好资源禀赋,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努力在煤炭清洁利用技术上有突破,提高非煤产业比重。
市场变化和环保压力形成的倒逼机制,要求山西必须以壮士断腕的魄力和决心,加快资源型地区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近年来,山西着力构建创新驱动发展新机制,通过制定面向未来和全球竞争的产业技术路线图,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推动创新链与产业链和技术链对接和协同;并从产业发展机理上,对山西省构建以煤为基、多元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进行全面导航,从而增强科技创新的战略针对性。同时,强化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发挥大型企业创新骨干作用,产业领先优势日益凸显。
在煤层气技术创新方面,中科院山西煤化所成功研制出煤层气脱氧催化剂,实现了高效廉价脱氧催化剂与先进流化床技术的集成,开辟了含氧煤层气综合利用新途径;
在现代煤化工方面,潞安集团启动180万吨利用铁基、钴基两种催化技术生产煤基合成油项目,该项目将于今年6月投产;
在煤炭绿色高效转化方面,阳煤集团世界首台商业规模水煤浆水冷壁气化炉开发成功,开辟了煤炭气化新途径;
在固废物综合利用创新方面,朔州与北京大学等合作研发出粉煤灰高端利用的工艺路线,为粉煤灰产业化利用开辟了广阔空间;
作为山西转型综改攻坚年,2014年山西省委、省政府短时间内密集出台五个互为关联的政府文件,围绕由资源依赖向创新驱动转变,大手笔、高起点谋划制订
131总体构架,实施转型跨越发展。 《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山西行动计划》
《山西省低碳创新行动计划》 《山西科技创新城建设总体方案》
《围绕煤炭产业清洁、安全、低碳、高效发展拟重点安排的科技攻关项目指南》
《山西省委、省政府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创新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
根据权威解读,《创新驱动山西行动计划》是顶层设计,是第一个1。《低碳创新行动计划》是战略引领,《山西科技创新城建设总体方案》是战略支撑,《围绕煤炭产业清洁、安全、低碳、高效发展拟重点安排的科技攻关项目指南》是战略抓手,这三个文件构成3。《山西省委、省政府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创新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是战略保障,是第二个1。
131总体构架以重大的标志性工程为龙头和牵引,以行动计划为支撑,以政策措施为保障,形成了总体目标、重大创新工程、主导产业领域、企业及其他重要方面行动以及政策措施保障等内容的发展路径和实施措施,首次从整体上,描绘出山西依托创新驱动实现产业转型的路线图和任务书。
其中,作为131战略抓手的《科技攻关项目指南》,围绕煤炭清洁、安全、低碳、高效生产遴选了涉及四大领域的16个关键环节科技攻关项目,推进山西实现高碳资源低碳发展、黑色煤炭绿色发展、资源型产业循环发展。
在煤炭清洁利用领域,有大型火电厂、IGCC系统关键技术与装备研究和示范,煤清洁转化利用关键技术与装备研究及工程示范等;在煤炭安全生产领域,有煤矿瓦斯综合防治技术,煤矿水害综合防治技术,煤矿火灾综合防治技术,煤矿重大灾害监管、及时响应与应急救援保障技术等;在煤炭低碳利用领域,有二氧化碳捕集与利用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二氧化碳封存关键技术研究,工矿区生态修复技术研究与示范等;煤炭高效开采领域,有煤巷高效快速掘进关键技术及成套装备工程示范,煤炭绿色开采技术与装备研究开发及示范等。
一系列煤基科技攻关项目,来源于需求,经过了科技和管理专家反复论证;下一步将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以招投标的方式公开择优承担单位和创新团队;通过2~3年的实施,力争在煤清洁转化利用、煤矿瓦斯综合防治、二氧化碳封存等方面取得一批突破性成果,将为山西煤炭产业清洁、安全、低碳、高效发展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一场以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的战役正在山西打响。
今年6月13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要把能源技术及其关联产业培育成带动我国产业升级的新增长点。
对于有着“煤老大”之称的山西而言,煤炭几乎贡献了全省80%的GDP,煤基产业的技术跃升,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这个能源大省告别资源依赖走向要素驱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必由之路。
“高碳资源低碳发展、黑色煤炭绿色发展,资源型产业循环发展”。
去年下半年以来,山西构筑了“131”创新驱动战略体系,从而在全国*完成并实施了省域创新驱动行动顶层设计。
在此框架下,紧紧围绕煤基产业,凝练编制产业创新链和重大关键技术的“问题图谱”,创新科技招投标规范,探索突破科技计划管理体制机制,高起点建造科技创新城,以高端科技创新平台汇聚创新资源……一系列“真刀实枪”的创新举措,正诠释着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一个高碳大省打造绿色、低碳的能源经济“升级版”的决心与魄力。
凝练“问题图谱”:“变产业难题为科技难题”
自今年1月起,“产业创新链”不仅成了风靡山西省科技厅的“热词”,7个处室还为此在整整半年里忙得几乎“四脚朝天”。
“许多产业领域都必须从头开始了解,得彻底熟悉和吃透才行。”科技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一直忙活的正是“煤基领域产业创新链”的编制。
让大家头疼的是,这项全新的工作内容,从概念的厘清,到重点产业的选择,再到重大攻关课题的凝练,新招投标流程的形成……整个流程根本没有样本可借鉴,更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习,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而在履新的山西省科技厅厅长张金旺看来,“产业创新链”的编制尽管难度空前,但对于关系整个山西经济发展命脉的煤基领域进行顶层设计,绘制关键技术的“问题图谱”,不仅是科学配置科技资源的关键之举,更是谋求科技与经济社会发展*大的“契合度”的第一抓手。
长期以来,山西存在着科技对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支撑力不足,高层次科技人才严重匮乏,创新资源质量和水平不高等种种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因而如何把“产业难题”变成“科技难题”,探寻一条以煤为基、与多元发展战略相适应的经济技术路径,正迫在眉睫。
今年8月,经过反复调研论证,从市场和生产一线征集的1000余项技术需求被精心凝练成了涵盖煤层气、煤电、煤焦化、煤化工、煤机装备、新材料和富碳农业7个重点产业的76个煤基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并开始面向海内外公开招标。
短短几个月,几条与市场需求紧密结合的产业创新链,一个崭新的科技招投标模式,形成了出人意料的合力,为山西煤基领域带来了规模空前的创新资源集聚——
“有实力的开发企业来了,知名高校的研发力量来了,甚至全省60%的相关技术力量都参与进来了……”在张金旺看来,产业创新链的编制和科技招投标新路的探索,不仅是通过顶层设计重点项目攻关来实现山西产业结构转型*快*核心的突破,未来还将在新能源、装备制造等更多产业领域产生更深远的示范意义。
补齐创新“短板”:“剑锋向内”打通体制“肠梗阻”
11月10日,2015年度山西省科技计划项目申报刚刚结束。细心的申报人不难发现,以往的15项省级科技计划被砍掉了将近一半。
长期以来,肩负“中国资源型经济”转型重任的山西,尽管一直致力于推动经济转型、能源变革。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山西的科技投入、研究成果、科技人才等多项指标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科技创新正是制约其转型发展的“短板”。
2014年,国家层面重构现有科技计划体系、转变科技管理职能、实现系统化改革的攻坚战已然步入改革深水区。对于急需以能源革命破除“资源诅咒”的山西而言,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创新更显得格外迫切。
有人说,“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基础,正是科技革命和机制体制创新”。
今年以来,一场打破部门内权力分割,冲破传统管理模式桎梏,精简整合科技计划的战役已在山西省科技系统*打响——
原有的15项计划经过优化后被整合为软科学研究、低碳科技创新重大专项等8类计划,形成了面向需求、职责清晰、协同联动、集成创新的科技计划体系,科研经费的70%将用来支持煤基低碳创新链优先项目;
所有项目实行分类评审,实行科技报告、*轮换、科技资源共享等制度。科技攻关、成果转化和推广等领域将加大企业*比例,与周边省份建立*对接联系制度等一系列创新制度也正在探索之中;
把项目决定权关进制度的“笼子”,科技管理机制体制的改革与惩防体系建设、政府职能转变紧密结合……
一项项“剑锋向内”的改革,不仅使立项过程更加透明,科技经费使用效益明显提高,从源头上解决了以往创新链条存在的“肠梗阻”现象,更不断释放着这个资源大省在能源革命中的变革和创新热情——
从过去只关注分管项目的进展,对项目与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过问少、研究少,到现在必须熟悉全省产业及技术状况、新的研发组织模式等,科技管理人员的心态和职责变了;
从过去只关注能否立项、能否争取到更多经费,到必须从全省的重大创新需求现实中申报项目,找到自己*擅长、*有条件和能力去研究突破的课题,科技人员的角色定位也变了;
打造“智慧碳谷”:科技创新城“智造”未来“源动力”
太原东南,与晋中接壤的一片100平方公里土地,正背负起一个全新的历史使命。
“山西的科技特区、人才特区,中国的煤基科技及产业创新高地,世界煤基科技成果和项目的重要集聚中心”,从人们对这里未来图景的种种畅想与勾画中,不难揣测,即将从这里拔地而起的科技创新城,正力图“塑身”为一座三晋大地上*的“智慧碳谷”和科技绿城。
没有优越的地理位置,缺乏优质的科教资源,山西凭什么让“煤老大”的“黑色名片”焕发异彩?
作为山西省转型综改的第一工程,科技创新城被寄予的使命正是集聚创新资源,打通产学研链条,*山西以煤为基多元发展,为推动山西从“煤老大”向“煤科老大”转变,促进转型跨越发展趟出一条新路。
如今,科技资源服务、科技创业孵化服务、科技金融服务三大平台的建设已经启动。这里不仅有山西举全省之力投入的100亿元资金,更有多种类型的联合基金力图从多维度提高科技资源撬动社会创新元素的能力;不仅有清华大学,中科院过程所、煤化所、力学所、中国煤炭科工集团等40多家高端研发机构被遴选引进,更意欲引入科研人员1.7万余人,院士工作团队20个,“千人计划”人才等88名,对接*创新平台26个。
“起步区将重点打造科技绿芯、科技环廊、科技绿轴等大型城市公园,核心区将配建地铁、轻轨和有轨电车。到了2030年,这里规划的居住人口将达到20万,人均科研用地达到20.85平方米……”10月19日,随着山西科技创新城起步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及核心区专项规划草案正式向社会公示,一个创新资源共享、创业环境优越、高端人才集聚的科技新城规划已跃然纸上。
“平台建起来了,院士团队吸引进来了,人才团队集聚起来了,正为山西煤炭的清洁、安全、低碳、高效利用奠定了扎实的技术根基。”作为科技城筹备建设的主要负责人,张金旺如是表达对这座“未来之城”的期冀。
从直指瓶颈的产业创新链编制,到破除沉疴的科技机制体制变革,再到筑巢引凤的科技创新城建设……在今日的三晋大地,“抢跑”能源技术革命的一系列创新举措,正强力驱动着“把黑色的煤炭还原成绿色的资源,把高碳的资源转变成低碳的财富”的梦想,一步步照进现实。

建设科创城是山西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关键之举,是优化生产力布局的战略之策,是推进太榆同城化的有效路径,是破解资源型经济转型难题的综合试验平台。计划投资150亿元,举山西省之力,将其打造成为山西科技特区、人才特区、中国煤基科技及产业创新高地、世界煤基科技成果和项目重要集聚中心。

重点产业创新链建设

按照山西省产业转型发展的现实需求,在核心区优先布局建设以下创新链:

○煤、煤层气、页岩气产业创新链

○电力产业创新链

○新材料产业创新链

科技创新综合服务平台建设

按照“政府主导、整合集成、虚实结合、共建共享”原则,整合创新资源,引进专业团队,建设科技资源服务、科技创业孵化和科技金融服务等三类服务平台。

○科技资源服务平台

○科技创业孵化服务平台

○科技金融服务平台

功能定位和战略思想

●功能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增强产业转型后劲,打造区域发展引擎。

●定位国际性低碳技术创新高地,国家煤基产业科技中心,山西转型综改试验先导区。

●思路抢抓建设山西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改试验区发展机遇,以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为目标,围绕“以煤为基、多元发展”和“高碳资源低碳发展、黑色煤炭绿色发展”的总体部署,实施“低碳引领”“创新驱动”“开放带动”三大战略,形成以煤基产业为重点领域的自主创新新优势、以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转型新高地、以“产研一体、产城一体、产融一体”为特征的区域发展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