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静县借助社会化运作盘活国有文体资产

走进该中心游泳馆,泳池里八九十人正在游泳、嬉戏,池边的躺椅上,有人闭目养神。谁能想到,3个月前,这里门可罗雀,地板、器具上还落满了灰尘。

“这种改革的好处是把社会闲散资金利用起来,增加了就业,减轻了政府负担,同时,也为群众增多了娱乐项目。如果靠政府做这些事儿,既要出编制,又要出经费,那将是个沉重的负担。”刘宏浪说。

3月12日,记者从和静县委宣传部了解到,由政府出资购买社会工作服务,为广大群众提供各种服务,这一利好政策在该县已正式纳入规范化运作渠道。

惠民体育 活动盘活体育场

“该中心竣工后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该县教育和科学技术局负责人、和静高级中学(又称和静县第三中学)校长姜发军讲述了东归体育中心的闲置之忧。

“这项改革最大的成功在于把闲置国有资产盘活了,为居民提供了更多的体育文化服务项目。”和静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山加甫说。

此次公开招标的和静县东归体育中心内设游泳训练馆、篮球训练馆;东归生态公园项目建有广场、人工湖、蒙古包、游泳池,分设观光游园区、演艺广场区、儿童游艺区、游船区、垂钓区、冰上游艺区、观赏投食区、餐饮娱乐区、水上游艺区等经营区域。该批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将进一步发挥体育中心功能,盘活国有资产,提高国有资产使用率,同时可丰富各族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

人才缺乏 设施无奈被闲置

7月15日,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东归体育中心游泳馆开馆营业了,和静县盘活国有文体资产迈出了第一步。

和静县个体户贺攀刚酷爱游泳,以前只能借到库尔勒市办事的时机,在那里体验一下游泳的快乐。“以前游泳,路费、吃饭等开支有100元左右,现在在家门口就可以游泳了,费用只有20元,方便多了。”他笑着说。

为确保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公开、公正和透明,该县购买社会工作服务项目通过公开招标方式进行。目前,和静县东归体育中心对外承包经营、东归生态公园经营性项目整体经营权等3个招标公告已经在《新疆经济报》、《巴音郭楞日报》、和静政府网站及电视台进行了公示。

2010年12月,由北京市援建的什邡全民健身中心正式交付使用。然而,运转不到半年,这座由羽毛球馆、乒乓球馆、网球馆和标准恒温游泳馆四部分组成的灾后重建的精品工程,就不敢再开门迎客了。
财政一年给体育局的经费只有33万元,然而这个恒温游泳池仅一个月水费就得两三万,再加上空调、锅炉的开销,光一个恒温游泳池一年200万都打不住,根本没有办法运行。什邡市体育局局长邹声福说。
面对困境,什邡市体育局决定改变经营模式,利用社会资源盘活场地设施。2011年5月,他们通过社会招标,将全民健身中心以每年6万元的价格承包给一家企业,由该企业进行社会化经营。与此同时,什邡市体育局与该企业签订了协议,规定遇到五一、国庆等节假日,全民健身中心需要免费向市民开放。
尽管实行的是社会化经营,但全民健身中心目前仍然处于亏损状态。正常运转一个月,水、电、气需要七八万元。我们现在只有800多个会员,所收取的费用还远远不能支持场馆的正常运营。尽管如此,负责经营的陈刚经理还是表现得信心十足。我们公司有长期经营管理体育场馆的经验,配备的教练员都是运动员或者体育院校的毕业生,虽然现在遇到一些困难,但通过市场的不断培育,相信再过两年即可实现盈利。

巴州印象东归文化传媒公司承包了东归生态公园已建好的场地和设施,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宏浪接受采访时称,他们已缴了20.5万元的承包费,承包期一年。

据了解,该体育中心由和静县人民政府2010年底建成。今年7月份之前,该体育中心日常对外开放的只有乒乓室和篮球馆,健身房、羽毛球场、游泳馆等都没对外开放。“由于没有经费、没有人员编制,体育中心基本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和静县体育和科学技术局局长乔伟说。

据悉,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承接对象须同时具备下列条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从事体育、文化相关产业及游乐场所经营、管理的企业或公司,且成立时间在三年以上;注册资金壹百万元以上。承接方须拥有一支能够熟练掌握和灵活运用社会工作知识、方法和技能的专业团队,能够按照要求提供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等。

四年前的5月12日,那一场刻骨铭心的特大地震,给四川地震灾区的公共体育设施造成严重损毁。三年的恢复重建,灾区的公共体育设施共计投入26亿元,39个重灾县重建、改扩建120个体育场馆项目,使灾区的公共体育硬件设施实现了三年跨越数十年的转变。
四年过去了,记者日前再次来到焕然一新的地震灾区,探访了公共体育设施的使用运行状况。

如何盘活东归体育中心,一直是该县主管领导关心的问题。

今年6月1日开始营业以后,该司通过招商,与十余户商户建立了合作关系,文化广场娱乐项目已有充气堡、碰碰车等十余种之多。“目前,通过收取摊位费,我们已经实现盈利。我们还将开发冬季滑雪滑冰、蒙古包、儿童戏水池等项目。”该公司经理刘宏浪说。

和静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山加甫说:“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是政府利用财政资金,采取市场化、契约化方式,面向具有专业资质的社会组织和企事业单位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此举的目的是更好地让群众享受政府提供的各类服务,更好地彰显政府一心为民的宗旨。”

绵竹市体育中心占地320多亩,集一座3000人体育馆,一座万人体育场,标准游泳池、四片室外篮球场、四片人工草坪门球场以及一个300米跑道室外田径训练场。这座由江苏省对口援建的大型体育设施,2010年9月建成后,被当地民众亲切地称为绵竹的鸟巢。
然而,这座规模庞大的体育中心,相对只有52万人的县级市绵竹来说是否有点超前,会不会成为一个花架子,能正常运转吗?
对于记者的疑虑,绵竹市文体广局局长于天培告诉记者,从2011年起,体育中心还制定了《对外开放管理方案》:室外篮球场、门球场、乒乓球场全天候免费向市民开放:排球场、室外田径足球场、室外网球场等场地则收取每人5元的费用。体育中心开放率95%以上,利用率85%。
在体育场的入口处,张贴着一张《2012年绵竹体育活动安排》,表上密密麻麻地列着武术表演赛、职工乒乓球、乡镇篮球赛、象棋、围棋比赛等多项活动。
体育中心要正常运转,我总结了五个一点财政补贴一点、赛事赞助一点、专项活动一点、社会参与一点、江苏支援一点。于天培告诉记者说,靠着这五个一点,2011年全年,绵竹体育中心在支出300万元之后,还实现了盈利。去年一年,体育中心向市财政上缴了97万元,实现了国有资产增值。

目前,该公司已开始招商,实行统一管理、售票和形象宣传。现已引入了碰碰车、手摇船、海盗船、乐巴车等。

12月8日,当记者再次走进这家体育中心时,展现在眼见的是另一番景象:门前大厅,新装的天花板银光闪闪,售票厅、医务室、商店各功能区井然有序;游泳池地面干净整洁,墙上悬挂着游泳运动员搏击浪花的图像,显得清新雅致。与今年3月份记者首次走进这家体育中心时,灰尘满地、一片狼藉的荒芜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原来,经过招标,和静县班禅沟旅游开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该体育中心经营权。该公司投入12.5万元对体育中心进行改造,7月18日开始对外开放。除游泳池之外,篮球场、乒乓球、台球、羽毛球等体育设施均免费向居民开放。

市场运行 经营者着眼长远

可是,该体育中心运作成本太高,政府难以负担。2012年冬天,游泳馆试营业了几天就关闭了,仅燃油锅炉开起来就需要7000元,还不算加热水温、烧暖气、聘请专业救生员、维持正常运转的费用。

“我们目前正在招商,开发新的体育项目,把这片闲置的空地利用起来。绝不让体育中心任何一点空间被浪费。”8日,和静县班禅沟旅游开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建民,指着和静东归体育中心篮球馆二楼一片空地说。

由于一些体育部门人员编制不足和专业人才的缺乏,成为阻碍灾区体育馆无法正常运转的一个症结。
一位地震灾区体育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体育场馆要转起来,不论是举办比赛还是进行全民健身活动,都需要专业人才。但是机构改革后,老一批专业人才分流,也无法招聘新的专业人才,搞活动都只能从学校借调体育老师。
能容纳一千多人的汶川县体育馆,拥有1个标准篮球场、2片羽毛球场、1个台球室、1个乒乓球室和1个健身房。尽管2010年7月已建成并投入使用,但由于迄今体育馆没有正式的人员编制,偌大的体育馆只有一位临时工董师傅负责这里的卫生、保安和日常管理。
在体育馆的健身房记者看到,和价值不菲的健身器材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地板和器材上那一层厚厚的灰尘。董师傅说,由于县里没有专业教练,这些健身器材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用。
2011年5月投入使用的理县文体中心,在经过初期举办了20余次活动之后,也归于平静。使用效果很好,但是管理运行成本太高。去年10月,开了一周运动会,仅电费就用了一万多,至今还欠着。理县文体局副局长黄涛说。
由于受经济发展的制约,市场化运作对于汶川县、理县两地而言很难实现,无论是企业赞助还是群众消费,都很难推动体育场馆的市场化,像绵竹、什邡一样实现以馆养馆。因此,作为公共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体育场馆的运行费用列入财政预算,同时扩充体育场馆的编制,从而保障体育场馆实现体育惠民,成为灾区体育主管部门共同的呼声。

张彦明计划将二楼闲置的房间对外招商,开办健身房、跆拳道培训馆等,再考虑举办游泳、篮球培训班及其赛事,最大程度地盘活闲置资产,增加收入。

“从7月18日到10月10日这段对外开放时间,游泳池已经接待居民1万人次,其他体育项目已经接待居民近万人次。加上各种体育项目培训收入,我们今年实现经营毛收入19万余元,预计3年后即可收回投资成本。届时,我们将实现盈利。”李建民说。

“这就要在签订合同时进行限定。”姜发军表示,目前东归体育中心还处在试运行阶段,待签定正式合同时,就得明确门票和收费性项目的价格,以此保证大众消费者的利益。

今年,和静县试点社会化投资参与公共事业建设,和静县东归体育中心、东归生态公园等国有资产焕发出空前活力。

“我们尝试边建设边进行社会运作。”8月6日,东归生态公园管理办公室主任朱传师说,该公园仍在建设中,他们借鉴盘活东归体育中心的做法,将已建好的部分设施进行社会化运作,探索更加可行的路子。

为了盘活国有资产,1月20日,在和静县今年第一次党政联席会议上,该县确定了首先在东归体育中心、东归生态公园试点社会化投资参与公共事业建设。

“1.4米以上20元/人次的游泳票是如何核定的?”

东归生态公园是该县试点社会化投资的另一项目。该公园设置的经营性项目有广场、人工湖、蒙古包、儿童戏水池等,这些项目由私营企业和静县雅之典广告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承包经营。

探社会化运作之路

该中心投资1600多万元,2010年建成,有游泳池、室内篮球场、健身房和乒乓球室,配套设施齐全、先进,篮球场的看台是可机械折叠的。

社会化运作不同于企业化经营,需兼顾经营者和大众消费者的利益。

这么好的设施因何闲置?巩乃斯景区管委会副主任怎么成了这里的负责人?

“希望承包的时间长一点。”王林林说,他们也在探索,要经营两年才能收回成本。

目前,东归体育中心有14名工作人员,其中游泳馆的救生员3人、验票收银员3人、保安2人,另外还有锅炉管理员、保洁员等;为清洁泳池,还购置了一台价值1.6万元的水下机器人,每天运营成本为1000元,据此核算出1.4米以上20元/人次、1.4米以下15元/人次的游泳票价。

“最多时有400多人……”巩乃斯景区管委会副主任、东归体育中心负责人张彦明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不久前接管了这个闲置4年的游泳馆,开业才20多天。

3522vip.com,面对疑问,张彦明解释道:他们是根据成本核算、兼顾参考库尔勒南铁游泳馆、巴音游泳馆的票价确定的。

“游泳一次花20元划算吗?”

东归体育中心是和静县的文体国有资产。

文体资产闲置之忧

姜发军找到了巩乃斯景区管委会、和静县班禅沟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班禅沟旅游公司),该公司考察了东归体育中心后,认为可拓宽经营的范围,弥补夏季旅游时间短的不足。

那么,在盘活闲置资产时,又如何兼顾大众消费者的利益?

东归体育中心闲置了4年,担忧的不仅是姜发军,还有和静县的其他领导。

8月6日下午,刚从泳池出来的乔龙、苏龙革说,他们都是游泳爱好者,以前常到河里去游泳。听说东归体育中心游泳馆开业了,第一次来室内游泳,感觉不错,以后还要来。

8月6日下午,和静县东归体育中心打破了往日的寂静。

事后,山加甫找来姜发军、时任教科局局长的乔伟,由他们寻找有意承包体育中心、进行社会化运作的单位。

“盘活国有资产、减轻财政压力、兼顾群众利益。”8月8日中午,山加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有资产进行社会化运作,要在这三点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随后,张彦明发动管委会、班禅沟旅游公司的员工来打扫卫生,清理游泳馆的污垢。

盘活兼顾群众利益

由于东归体育中心没有专门的管理和工作人员,在和静高级中学、县职业教育中心托管期间,轮流安排教师前去开门、打扫卫生。除室内篮球场外,其他场所和设施闲置了下来,上面落满了灰尘。

“还可以承受得了,不算贵。”

“先后有3家单位托管过该体育中心。”姜发军说,和静高级中学、县文体广影局、县职业教育中心都托管过,其中,文体广影局托管的时间较短。托管期间,仅限于免费开放篮球场和乒乓球室,后来乒乓球室也关了。

随着采访的深入,疑问一一解开。东归体育中心、东归生态公园在尝试盘活国有资产中,探索出了一条社会化运作之路。

巩乃斯景区管委会派副主任、班禅沟旅游公司高管张彦明负责盘活东归体育中心的工作。7月9日,张彦明带人接管了该中心。

一些前来游泳或健身的居民看着落满灰尘的游泳池、锁着门的健身房,无奈地摇摇头:“这么好的场馆和设施闲置了,可惜!”

当天下午,正在该广场上打冰淇淋粉的王林林是招商入园的第一人。他和何欢投入14万元,经营水上碰碰船、儿童电瓶车等。

姜发军介绍道,为保证承包的合法收入,该县可将一些展销会、体育比赛安排在东归体育中心举办,但是组织大型公益活动时,就不能收费了,尽量兼顾减轻财政负担、承包者的收益和大众消费者的利益,探索一条适合国有文体资产盘活的有效途径。

和静县委常委山加甫介绍,2014年5月底,有三家企业有意向承包东归体育中心,三家企业的负责人看完现场后,认为运行成本太高,提出免除采暖费,每月再由县财政补贴8万元。

“我们先后投入了十几万元……”张彦明说,由于该体育中心设施闲置了4年,水泵、篮球场机械折叠座椅等设备损坏,不能使用。为了节约开支,他们请生产厂家的技术人员来指导,自己动手维修,还将柴油锅炉改造成燃气锅炉,降低了运营成本。

社会化运作的目的是减轻财政负担,承包出去还要贴钱?三家有意承包者提出的条件,离社会化运作的目的相差太远,双方没有谈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