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机产品高端化转型“质”与“量”同增

据悉,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农机生产国。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会长陈志在“中国四平·农业生产机械化峰会”上表示,目前,中国农机行业产出规模占全球的46%,接近半壁江山,中国已跃升为世界最大农机生产国。

但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一些高端产品上还有许多空白,与国外大企业尚有不少差距。中国农机产品走配套化、高端化、多样化道路任重道远。

中联进军现代农业:5000亿“农机蛋糕”待分
从2013年6月首次公开宣布“发展开创农业机械产业”,到2014年8月并购中国农机领域跨度最大、产品品种最齐全的标杆…

但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一些高端产品上还有许多空白,与国外大企业尚有不少差距。中国农机产品走配套化、高端化、多样化道路任重道远。

农业机械化力求突破 前景无限

中联进军现代农业:5000亿农机蛋糕待分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提高农业技术装备和信息化水平,健全现代农业科技创新推广体系,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

“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提高农业技术装备和信息化水平,健全现代农业科技创新推广体系,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

从2013年6月首次公开宣布发展开创农业机械产业,到2014年8月并购中国农机领域跨度最大、产品品种最齐全的标杆企业奇瑞重工。中联重科这个以工程机械产业为顶梁柱的世界级装备制造企业,仅仅用了14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农机产业空白到跻身中国现代农机产业领头羊的华丽转身。

业内专家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农业现代化要转变生产方式,必须从依靠人力投入转到依靠科技创新上来,走产出高效率、规模化的现代农业发展道路。构建现代农业生产体系是重点,而农业机械化水平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业内专家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农业现代化要转变生产方式,必须从依靠人力投入转到依靠科技创新上来,走产出高效率、规模化的现代农业发展道路。构建现代农业生产体系是重点,而农业机械化水平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中国的农业机械行业历经30余年的发展,实现了从农业机械弱国到大国的跨越式发展。据农业机械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农机市场规模已达3800亿元,2018年将突破5000亿元。巨大的市场空间使得约翰迪尔、爱科、凯斯纽荷兰等各大国际领先企业纷纷抢滩中国农机市场。

70多年前,渺无人烟、一片荒芜的南泥湾第一次出现了水稻,成为了“陕北好江南”。如今,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推广的“水稻机械化直播技术”进入南泥湾并获得成功,标志着水稻机械化直播技术在陕西省取得了重大突破。据陕西农机局消息,由多位专家组成的验收组在现场测产,结果表明,田块1亩产564.6公斤,田块2亩产464.8公斤,较去年亩产300公斤分别增加264.6公斤和164.8公斤。

70多年前,渺无人烟、一片荒芜的南泥湾第一次出现了水稻,成为了“陕北好江南”。如今,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推广的“水稻机械化直播技术”进入南泥湾并获得成功,标志着水稻机械化直播技术在陕西省取得了重大突破。据陕西农机局消息,由多位专家组成的验收组在现场测产,结果表明,田块1亩产564.6公斤,田块2亩产464.8公斤,较去年亩产300公斤分别增加264.6公斤和164.8公斤。

中联重科收购奇瑞重工,在中国农机产业抛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标志着中联重科正式进军现代农业,举起我国农机行业民族品牌旗帜。中国农业机械格局将变,5000亿元的农机蛋糕迎来新一轮分享。

罗锡文对记者表示,这几年国家粮食增产压力巨大,每年进口量都在增长,粮食安全已成为一个隐性问题。在此背景下,南泥湾水稻的增产更是凸显了其重要作用。不仅让沉寂多年的南泥湾再次站在了潮头,为农民脱贫增收提供了直接帮助,更是为国家农业现代化指明了一条光辉灿烂的道路,即农业机械化。

罗锡文对记者表示,这几年国家粮食增产压力巨大,每年进口量都在增长,粮食安全已成为一个隐性问题。在此背景下,南泥湾水稻的增产更是凸显了其重要作用。不仅让沉寂多年的南泥湾再次站在了潮头,为农民脱贫增收提供了直接帮助,更是为国家农业现代化指明了一条光辉灿烂的道路,即农业机械化。

有数据显示,中国农业机械市场规模在2003年仅为700亿元,到2013年达到3800亿元,10年间增长5.5倍,年复合增长率达20.7%。强有力的政策扶持,是中国农机行业飞速发展的重要引擎。2004年,我国颁布实施《农机促进法》,从此为农机行业带来发展机遇。2004年国家农机补贴资金仅为0.7亿元,而到2013年已经达到250亿元,充分体现国家对农业的重视以及对实现农业机械化及现代化的决心。

深耕农机行业的中联重科公司副总裁王金富表示,农业现代化是中国农机发展的最大机会点。农业机械与农业是两个相关的产业,发展农业机械的目的是要服务于农业现代化。

深耕农机行业的中联重科公司副总裁王金富表示,农业现代化是中国农机发展的最大机会点。农业机械与农业是两个相关的产业,发展农业机械的目的是要服务于农业现代化。

2013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出现家庭农场概念,这意味着我国开始全力推动农业生产的规模化、集约化,这也为农业机械,尤其是大型农业收割机提供了更为广泛的市场,国内农机行业的发展将迎来新的机遇期。

“提高农业生产效率、降低粮食生产成本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没有农机的发展,恐怕目前粮食价格还要更高。”一位证券分析师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说,农机行业之所以被看好,主要是因为我国农业机械化水平低,发展不均衡,农机推广空间仍然巨大。

“提高农业生产效率、降低粮食生产成本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没有农机的发展,恐怕目前粮食价格还要更高。”一位证券分析师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说,农机行业之所以被看好,主要是因为我国农业机械化水平低,发展不均衡,农机推广空间仍然巨大。

一般而言,从开始农业机械化到基本实现农业现代化要经历二三十年的时间。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洪暹国表示,我国实现高度农业机械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也预示着我国农业机械行业潜在的发展空间是巨大的。

中国有平原、山地、南方水田等多样的土地类型和各种差异化的气候,这也催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多种农机产品,形成了比较健全的体系和齐全的门类。并且,随着需求增长,体量越来越大,农机装备总量持续增长。全国农业机械总动力2015年达到了11亿千瓦。

黄金十年 拥有众多优势

然而,与未来农机市场年产值估量5000亿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国外品牌在中国农机市场高端领域所占的市场份额超过70%。目前,我国高端农机产品主要依赖进口,跨国企业占领了国内主要的高端农机市场。据了解,包括全球排名第一的美国约翰迪尔公司在内的世界农业机械五大企业,目前已经全部在华扎根。而且,外资企业尤其是优势外资企业已经度过了前期试水阶段进入了发力竞争阶段,约翰迪尔、久保田的产品全线进入中国,凯斯纽荷兰、爱科集团等也已在中国完成或开始生产布局。从拖拉机、联合收割机到农机具,高端市场全部被外资品牌垄断,而大多数中国企业还停留在近乎肉搏的价格战中,靠生产中低端产品来争夺市场。

相较过去,中国农机工业底子薄、基础差,但经过2004年—2014年十年间的黄金发展阶段,中国农业机械行业拥有了巨大的优势,相关企业进步很大,有了质的飞跃。比如作为行业标志技术,板材的先进加工手段像激光切割、方管切割机、电泳涂装线等等,在行业里已普遍应用。

中国有平原、山地、南方水田等多样的土地类型和各种差异化的气候,这也催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多种农机产品,形成了比较健全的体系和齐全的门类。并且,随着需求增长,体量越来越大,农机装备总量持续增长。全国农业机械总动力2015年达到了11亿千瓦。

中国的工程机械行业从低端到高端,从世界50强之外到进入前10强,实现过程是通过技术创新、走出去和抓住了中国发展的好时机。而农业机械发展也需要一个过程,伴随着城镇化的加速,农业机械市场需求不断扩大,我们抓住这个需求去发展,结果也会像工程机械一样,在全球市场有自己的地位。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说。

一批中国企业也已成长为国际相关行业龙头。比如,福田雷沃重工、中联重科、中机集团、吉峰农机等。一批中国大企业已全面介入国际市场,实现了跨国并购,如中国一拖收购法国McCormick公司,雷沃重工收购意大利的着名品牌阿波斯以及知名企业高登尼等。

相较过去,中国农机工业底子薄、基础差,但经过2004年—2014年十年间的黄金发展阶段,中国农业机械行业拥有了巨大的优势,相关企业进步很大,有了质的飞跃。比如作为行业标志技术,板材的先进加工手段像激光切割、方管切割机、电泳涂装线等等,在行业里已普遍应用。

中联希望抓住机会、抢占国内乃至全球农机市场,20.88亿元并购奇瑞重工,实现民族品牌的强强联合,为詹纯新的豪言壮语提供了最好的行动支持,中联重科的农业机械板块发展战略实现落地,战略设计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在历经十年爆发式增长的同时,中国农机行业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农机装备结构不合理、发展效益不高、技术含量低等问题和矛盾逐步显现。

一批中国企业也已成长为国际相关行业龙头。比如,福田雷沃重工、中联重科、中机集团、吉峰农机等。一批中国大企业已全面介入国际市场,实现了跨国并购,如中国一拖收购法国McCormick公司,雷沃重工收购意大利的着名品牌阿波斯以及知名企业高登尼等。

中联重科布局农机领域,将公司发展重点由工程机械板块转型为工程机械、农业机械、环境产业、重型卡车和金融服务五大板块齐头并进,这样能有效避免单一行业周期下滑对企业发展的影响。

中国企业在一些高端产品上还有许多空白,与国外大企业还有不少差距。比如还不能生产甘蔗收获机、大马力重型拖拉机等高端农机产品;单位面积农机动力、燃油消耗也明显高于发达国家产品;低技术含量、低效率的农业机械还在大量使用。

现存问题不容忽视 转型升级须加速

奇瑞重工目前已是中国农机领域跨度最大、产品品种齐全的标杆企业,创造性地实现了耕、种、管、收、烘干等全程农业机械制造的全系列产品研发。据奇瑞重工总经理王金富介绍,目前该公司农业装备整体实力已进入行业前列。该公司的小麦收获机械、水稻收获机械、玉米收获机械、烘干机国内市场占有率快速跃升;拖拉机进入行业主流品牌,公司工程机械业务已实现成功突破。特别是2014年1月份以来,在中国农机与工程机械市场总体低迷的形势下,公司各项业务依然保持健康持续增长。

在此期间,虽然国家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加大,《中国制造2025》把“农业机械装备”列入了十大重点领域;“十三五”规划纲要也提出要建设500个全程机械化示范县,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到70%。

在历经十年爆发式增长的同时,中国农机行业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农机装备结构不合理、发展效益不高、技术含量低等问题和矛盾逐步显现。

本次公司股权转让,对奇瑞重工未来的发展将是一次重大战略机遇,是使奇瑞重工进一步做强做大,为实现创立之初提出的把公司打造成为世界级装备制造企业而迈出的重要一步。王金富表示。

但当前行业资金规模已不像前几年那样迅猛增长。目前,行业建设投资增幅逐年降低,行业的投资变得更加理性和谨慎,重在核心制造竞争能力的提升。

中国企业在一些高端产品上还有许多空白,与国外大企业还有不少差距。比如还不能生产甘蔗收获机、大马力重型拖拉机等高端农机产品;单位面积农机动力、燃油消耗也明显高于发达国家产品;低技术含量、低效率的农业机械还在大量使用。

并购将成为中联重科进入农业机械领域的又一里程碑事件,将助推中联重科迅速成为国内领先农业机械企业,实现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使农业机械成为继工程机械、环境产业之后公司的又一利润增长劲旅和业务亮点。詹纯新表示。

这些现状对农机装备结构性改革提出了新要求:从单纯的数量增长,变成“质”“量”同增;单位面积农机动力的量要增,燃油消耗水平等要降。高效率、高技术含量的先进农机装备要扩大供应,老旧的、低效率的农业机械要淘汰。不仅高机械化地区的农机要升级,低机械化水平的地区更要加大针对研发与供应,一步步克服产业的结构性问题。

在此期间,虽然国家政策扶持力度不断加大,《中国制造2025》把“农业机械装备”列入了十大重点领域;“十三五”规划纲要也提出要建设500个全程机械化示范县,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到70%。

粮食问题始终是中国最重要的国家战略之一,而大力发展现代化农业是粮食安全的重要保证,也是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永恒的命题。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土地改革的目标和实施计划,将进一步推动中国农业的大发展和大繁荣,进而更大地增加了中国农业机械的市场需求。

但当前行业资金规模已不像前几年那样迅猛增长。目前,行业建设投资增幅逐年降低,行业的投资变得更加理性和谨慎,重在核心制造竞争能力的提升。

因为国家责任,必然奋力前行;因为潜在市场,必有硕果出现。中联重科方面指出,从农机产业的发展前景看,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中国的现代化离不开农业的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离不开农业机械的现代化,这种国情从根本上就决定了农业机械巨大的潜在需求。

这些现状对农机装备结构性改革提出了新要求:从单纯的数量增长,变成“质”“量”同增;单位面积农机动力的量要增,燃油消耗水平等要降。高效率、高技术含量的先进农机装备要扩大供应,老旧的、低效率的农业机械要淘汰。不仅高机械化地区的农机要升级,低机械化水平的地区更要加大针对研发与供应,一步步克服产业的结构性问题。

通过联合、合作和发展模式创新,加快提升技术、市场、管理能力和资本能力,实现企业市场竞争能力和国际化水平的提升。詹纯新说,通过此次并购重组,可以把中联重科在工程机械积累起来的优势注入到农业机械,把资本运作的优势注入到农业机械。收购也会放大奇瑞重工的原有优势,助推中国农业机械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加速农业现代化进程,促进中国农业机械迅速登上全球价值链的高端,擎起我国农机行业民族品牌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