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遭吊销许可证兽药店多经营不善

按照通知要求,他到江门市工商局新会分局,提出了拟升级为法人企业的申请,而后工商部门接受了他的申请,拟将其原称“水产服务部”的兽药店升级为“农牧有限公司”,经营性质由原来的个体工商户变为有限责任公司,最低注册资金为10万元。

日前,省农业厅、省畜牧兽医局在广州召开了全省实施兽药GSP工作会议。会上透露上半年全省取缔无证经营门店5家,吊销兽药经营许可证门店61家,其中江门市就占了57家。为何江门市会吊销如此之多的兽药经营许可证,这是否意味着GSP全面实施的力度将大大加强?带着这些疑问,南方农村报记者拜访了江门市畜牧兽医局的相关领导。

另一方面也跟江门市在GSP前期的宣传推广工作比较着力有关。从2009年开始,江门市已经开始动员兽药个体经营户升级为企业,这一行动主要依据《兽药管理条例》第22条和第23条的规定。“《兽药管理条例》已先行规定兽药的经营主体为企业,而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才有法定代表人姓名。因此,我们认定兽药的经营者必须是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这是依照法律规定办事。”许副局长详细解释了其中的法律依据。由个体户升级为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并不是名称简单的变化。一旦升级为企业,此后,在税务申报、行业门槛方面都会有不小的变化。在“个体户”时代,经营者只用几万元的资金即可进入兽药经营行业,而到了“有限责任公司”时代,一个人如果想单独成立一家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至少要拥有10万元的注册资金。如此一来,行业门槛大大提高。因此很多个体户兽药经营者选择了就此退出兽药行业。

而后笑着跟南方农村报记者说:“以后叫我董事长啊!”

江门市畜牧兽医局局长陆学飞认为这57家门店与其说是被吊销兽药经营许可证,不如说是注销更为合适,因为57家中的绝大多数兽药店都是在畜牧部门进行检查时发现已经倒闭了,所以才被收回许可证。只有极个别的一两家是被认为经营条件太恶劣才吊销许可证的。他进一步解释道,江门市作为养殖大市,兽药店可谓遍地开花,最高峰时达到760多家,而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现在已经减少到了650多家,对于这些退出市场的门店自然要收回许可证。

江门市畜牧兽医局局长陆学飞认为这57家门店与其说是被吊销兽药经营许可证,不如说是注销更为合适,因为57家中的绝大多数兽药店都是在畜牧部门进行检查时发现已经倒闭了,所以才被收回许可证。只有极个别的一两家是被认为经营条件太恶劣才吊销许可证的。他进一步解释道,江门市作为养殖大市,兽药店可谓遍地开花,最高峰时达到760多家,而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现在已经减少到了650多家,对于这些退出市场的门店自然要收回许可证。

6月23日,江门市农业局下发《关于做好清理和发放工作的通知》,文中规定,“即日起对新申领《兽药经营许可证》的申请者,其主体必须是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同时,另规定“对原已发放《兽药经营许可证》的个体工商户或非法人资格企业,……必须变更为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如××××公司,重新申领《兽药经营许可证》”。

另一方面也跟江门市在GSP前期的宣传推广工作比较着力有关。从2009年开始,江门市已经开始动员兽药个体经营户升级为企业,这一行动主要依据《兽药管理条例》第22条和第23条的规定。“《兽药管理条例》已先行规定兽药的经营主体为企业,而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才有法定代表人姓名。因此,我们认定兽药的经营者必须是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这是依照法律规定办事。”许副局长详细解释了其中的法律依据。由个体户升级为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并不是名称简单的变化。一旦升级为企业,此后,在税务申报、行业门槛方面都会有不小的变化。在“个体户”时代,经营者只用几万元的资金即可进入兽药经营行业,而到了“有限责任公司”时代,一个人如果想单独成立一家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至少要拥有10万元的注册资金。如此一来,行业门槛大大提高。因此很多个体户兽药经营者选择了就此退出兽药行业。

日前,省农业厅、省畜牧兽医局在广州召开了全省实施兽药GSP工作会议。会上透露上半年全省取缔无证经营门店5家,吊销兽药经营许可证门店61家,其中江门市就占了57家。为何江门市会吊销如此之多的兽药经营许可证,这是否意味着GSP全面实施的力度将大大加强?带着这些疑问,南方农村报记者拜访了江门市畜牧兽医局的相关领导。

《兽药管理条例》第22条开篇写到,“经营兽药的企业,应当具备下列条件”,第23条则规定“兽药经营许可证应当载明……法定代表人姓名……”。

对于江门吊销许可证数量为何在全省所占比例如此之高的疑问,江门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许均喜认为这一方面是江门本身兽药店数量多的原因,像新会区一个区就已经有180多家兽药店,而临近的中山市全市才只有170多家兽药店。

3522vip.com,对于江门吊销许可证数量为何在全省所占比例如此之高的疑问,江门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许均喜认为这一方面是江门本身兽药店数量多的原因,像新会区一个区就已经有180多家兽药店,而临近的中山市全市才只有170多家兽药店。

此后,省农业厅又分别在3月和5月专门召开“兽药管理研讨会”,两次研讨会中,佛山三水区的一个难以监管的案例为众人所知。

核心提示:
日前,省农业厅、省畜牧兽医局在广州召开了全省实施兽药GSP工作会议。会上透露上半年全省取缔无证经营门店5家,吊销兽药经营许可证

不过许副局长强调,江门市现阶段还没有采取仅仅因为兽药店是个体户就直接收回其许可证的行动。他表示尽管在9月1日的全省实施兽药GSP工作会议上农业厅相关领导已经明确表态个体户将不再允许经营兽药,但江门市现在还只是停止向新申请经营兽药的个体户发证,对于现有的个体户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一刀切显然不合适。”许副局长表示,9月28日他们召集下属各县区畜牧兽医部门管理人员进行GSP实施细则的培训,GSP正式实施的工作将全面铺开。
认为GSP所定下的2012年3月1日的大限还是比较合理的,这算是一个比较长的过渡期。而过了限期之后,对于依然没能达标的兽药店,采取强制措施是必要也是合法的。

变更经营主体依据何在

不过许副局长强调,江门市现阶段还没有采取仅仅因为兽药店是个体户就直接收回其许可证的行动。他表示尽管在9月1日的全省实施兽药GSP工作会议上农业厅相关领导已经明确表态个体户将不再允许经营兽药,但江门市现在还只是停止向新申请经营兽药的个体户发证,对于现有的个体户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一刀切显然不合适。”许副局长表示,9月28日他们召集下属各县区畜牧兽医部门管理人员进行GSP实施细则的培训,GSP正式实施的工作将全面铺开。
认为GSP所定下的2012年3月1日的大限还是比较合理的,这算是一个比较长的过渡期。而过了限期之后,对于依然没能达标的兽药店,采取强制措施是必要也是合法的。

同时,他指出,将“个体工商户升级为企业”,也是为了衔接国家即将出台的GSP规定。

近年来,兽药行业丑闻不断,瘦肉精、莱克多巴胺等许多业内专业名词,不断进入公众的视野。而每次事发后,主管部门都深感监管压力日益增大。

案例的最终结局,记者不得而知。

“我就把小店的名字换了一下,银行里存了10万块钱,其他什么都没变,这样就能加强监管了吗?”李伟认为,“如果要规范,应该从源头抓起,加大对兽药生产企业的监管。假冒伪劣药品生产不出来,经销商自然就无法销售;而如果假药横行,为了赚钱,一些经销商为了利益,当然会铤而走险。仅靠店名后面加个有限公司,是监管不了的。”

“兽药市场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确实需要监管,但不是靠这种方式监管。”8月13日,李伟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分析道。

文章摘要:

“省里并没有统一发文。”省农业厅畜牧兽医局兽医处副处长罗建民解释道,“因为《兽药管理条例》规定,申请兽药经营许可证只需向市、县兽医行政管理部门申请。”

“一个初入行的人很难拥有10万元的资金。”李伟分析说,“许多小经销商很可能因此退出兽药经营。”

而许副局长则认为,“兽药生产企业早已通过GMP认证做了规范,而现在已到了监管经销商的时候。”

而事实上,除了许副局长指出的“依照法律规定办事”外,该规定更深层次的目的是要加强市场监管。

事实上,江门市农业局早已意识到《通知》可能带来的问题,比如人们的不解以及可能对行业带来的冲击。

“之前在颁发《兽药经营许可证》时确实存在疏忽,而且也没有跟工商部门协调好,这才造成今天的局面。”许副局长解释道。

李伟停止了继续办理手续的计划。同时,他也从新会大鳌镇朋友处获得消息,不少经营兽药的个体户选择了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的策略。他们满腹狐疑:一直以来,江门市大多数兽药经销商都以个体工商户的身份经营兽药,而如今江门市农业局要求他们升级为“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这一规定的法律依据何在?

“有些个体户买卖违禁药物,我们却没有办法处罚它,这是行政不作为。”许副局长说,“因此,我们必须回归原有的法律,加强市场的监管。”

笑归笑。接到江门市农业局下发的通知,李伟还得认真对待。

也正因为此,《通知》特意说明,“对有意愿继续经营下去的,必须变更为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如××××公司,……;对没有意愿继续经营下去的,给予一定期限,清理存货后退出兽药经营行业”。同时,当地农业部门拉长了整治时间,“此项工作力争今年年底前完成”。

鉴于此,江门市农业局决定回归法律,加强市场的监管。

“我这个小店哪能叫公司?”8月13日,向右看着矮矮的水产兽药店,向左指着远处的高楼大厦,李伟高声说道,“人家叫公司还差不多。”

看到“农牧有限公司”的字样,然后再对比自己“低调”的经营场所,他感觉“有点不对劲”。由砖瓦房垒起来的小屋,各种水产兽药产品堆在屋内,这样的经营场所似乎无论如何也跟“有限责任公司”联系不到一起。

能否起到加强监管作用

8月13日,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新会兽药经营个体户李伟笑个不停。引发他不可抑制的笑意的是,近日江门市农业局颁发的一份文件。

就在此期间,兽药行业的“猛料”不断给监管部门施加压力,两次“兽药管理研讨会”后,官方认为“如果再不推进兽药经营许可证的清理工作,以后的监管难度会更大。”最麻烦的是,像三水区这样的个案一旦增多,执法部门更会感到执法的底气不足。

而官方则从此案件中察觉了法律的漏洞,此后省农业厅专门就个体工商户能否经营兽药的问题向农业部咨询,鉴于《兽药管理条例》是由国务院颁发的,农业部建议省农业厅向国务院请示,而至今国务院仍未给予回复。

案例大致如此:三水区农业部门查获一家兽药销售店的部分伪劣产品,当要对该店主进行处罚时,遭到了店主的起诉,店主聘请的律师认为,《兽药管理条例》中规定经营兽药者为企业,而不是个体户,因此个体户经营伪劣产品不应受到处罚。

今年2月,农业部颁发《2009年农产品质量安全整治暨农产品质量安全执法年活动实施方案》,文中将“兽药及兽药残留专项整治行动”单独列为一部分,要求“加大兽药市场整治力度,严厉查处禁用药物”。

“我们在做清理工作时,确实遇到一些个体户无法经营下去的情况。”8月17日,新会市农业局政策法规股袁炎明股长透露。

《兽药管理条例》早在2004年即颁布实施,为何在5年后,江门市农业局才突然提起要“依照法律规定办事”?

在“个体户”时代,经营者只用2万元左右的资金即可进入兽药经营行业,而到了“有限责任公司”时代,一个人如果想单独成立一家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至少要拥有10万元的注册资金。如此一来,行业门槛大大提高。

事实上,由个体户升级为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远不止变换名称那么简单。一旦升级为企业,此后,在税务申报、行业门槛方面都会带来不小的变化。

“主要依据《兽药管理条例》第22条和第23条的规定。”8月17日,针对个体户们提出的疑问,江门市农业局畜牧兽医局许副局长解释。

“从长远看,这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许副局长认为。

“GSP肯定会规定药品经营者必须为企业,如果我们不能跟GSP衔接上,那就会很尴尬。”许副局长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他也透露,江门市农业局并非首例做出此项清理工作的部门,惠州、深圳、东莞等地区早已开展此项工作。

江门农业局许副局长认为,要接受这一变化,“因为从规范行业管理的角度看,具备可以执法的依据非常重要。”

对兽药经营业有何冲击

就是根据这两条,许副局长阐释说,“《兽药管理条例》已先行规定兽药的经营主体为企业,而只有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才有法定代表人姓名。因此,我们认定兽药的经营者必须是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这是依照法律规定办事。”